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介绍 >

走出“同温层”才能打破“信息茧房”

时间:2021-11-25 03: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如何在社交网络中打破信息茧房?与社会学理层面的讨论不同,这个问题指向的,既不是信息茧房的成因,也不是信息茧房的性质,而是一种直白、强烈的信息焦虑。对于那些不甘于在信息摄取上任人摆布的人而言,他们对信息茧房了解得越多,就越担忧自己是否已经身

  如何在社交网络中打破“信息茧房”?与社会学理层面的讨论不同,这个问题指向的,既不是“信息茧房”的成因,也不是“信息茧房”的性质,而是一种直白、强烈的“信息焦虑”。对于那些不甘于在信息摄取上任人摆布的人而言,他们对“信息茧房”了解得越多,就越担忧自己是否已经身陷其中,进而为此感到焦虑。

  由于当代人最常使用的信息获取平台就是各种社交媒体,人们很关心如何在社交媒体中打破信息隔离。遗憾的是,在社交网络上,我们很可能无法打破“信息茧房”。

  对个人而言,“信息茧房”的形成主要有两大原因,第一大原因,自然是个人对信息的主观偏好,而第二大原因,便是每个人身边的“社交圈”。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赛博空间,人们总会有意无意地与意气相投的人亲近,而对“三观不合”者敬而远之。这种几乎镌刻在人类基因里的社交偏好,将观念不同的人群划分成了相对隔离的“同温层”。

  每当我们产生自我怀疑时,最本能的反应就是以身边的人为标尺,衡量自己的观念与行为。然而,社交“同温层”的存在,很有可能让这种衡量变为无效的衡量,从而阻断个人的反思进程。人们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常常会在不确定该如何作出判断时听取身边人的意见。但在“同温层”的影响下,我们能听取意见的对象,很难说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旁观者”。他们的思想观念、知识结构、看待问题的角度,很可能与发问者高度一致。与“同温层”沟通,就像是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话。

  最近几年,有个颇为流行的概念,叫做“走出舒适圈”。之所以鼓励人们“走出舒适圈”,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长期待在“舒适圈”内,很容易让人变得迟钝懒散。“走出舒适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颇难,既需要拿出十足的毅力,也需要一点面对风险与不适的勇气。社交“同温层”就像是信息获取的“舒适圈”,要走出这个“舒适圈”,同样十分不易。

  社交媒体之所以能够在世界各国大行其道,关键原因之一,便在于其运行逻辑与人类的偏好高度符合。在社交媒体上,我们既可以自由挑选关注的对象,也可以与现实中的朋友深入交流。这种“舒适感”是社交网络俘获用户芳心的秘诀。然而,除非剥离社交媒体的“社交”要素,否则人们注定不可能打破“信息茧房”。

  有人或许会说:可以在社交媒体上主动挑选一些意见相左的人关注。但是,这种“反人性”的操作终究难以持久。毕竟,关注与拉黑的按钮掌握在用户自己手中,当用户接收不合心意的信息,很难仅凭自制力压下“眼见心烦”的冲动。用户眼里的“不同意见”,只能给人提供“兼听则明”的幻觉,而并不能让人听进多少真正的逆耳忠言。

  有人说:这是一个属于社交媒体的时代。从互联网用户的流动趋势上看,这句话确实不假。但是,倘若说社交媒体可以就此取代专业机构媒体,我却万万不能同意。把获取信息的重任全部托付给社交媒体,无异于张开双臂拥抱“信息茧房”的到来。只有加强媒介素养,学会通过公共媒体获取信息,才不至于在自以为开放的“镜中世界”越陷越深。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如何在社交网络中打破“信息茧房”?与社会学理层面的讨论不同,这个问题指向的,既不是“信息茧房”的成因,也不是“信息茧房”的性质,而是一种直白、强烈的“信息焦虑”。对于那些不甘于在信息摄取上任人摆布的人而言,他们对“信息茧房”了解得越多,就越担忧自己是否已经身陷其中,进而为此感到焦虑。

  由于当代人最常使用的信息获取平台就是各种社交媒体,人们很关心如何在社交媒体中打破信息隔离。遗憾的是,在社交网络上,我们很可能无法打破“信息茧房”。

  对个人而言,“信息茧房”的形成主要有两大原因,第一大原因,自然是个人对信息的主观偏好,而第二大原因,便是每个人身边的“社交圈”。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赛博空间,人们总会有意无意地与意气相投的人亲近,而对“三观不合”者敬而远之。这种几乎镌刻在人类基因里的社交偏好,将观念不同的人群划分成了相对隔离的“同温层”。

  每当我们产生自我怀疑时,最本能的反应就是以身边的人为标尺,衡量自己的观念与行为。然而,社交“同温层”的存在,很有可能让这种衡量变为无效的衡量,从而阻断个人的反思进程。人们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常常会在不确定该如何作出判断时听取身边人的意见。但在“同温层”的影响下,我们能听取意见的对象,很难说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旁观者”。他们的思想观念、知识结构、看待问题的角度,很可能与发问者高度一致。与“同温层”沟通,就像是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话。

  最近几年,有个颇为流行的概念,叫做“走出舒适圈”。之所以鼓励人们“走出舒适圈”,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长期待在“舒适圈”内,很容易让人变得迟钝懒散。“走出舒适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颇难,既需要拿出十足的毅力,也需要一点面对风险与不适的勇气。社交“同温层”就像是信息获取的“舒适圈”,要走出这个“舒适圈”,同样十分不易。

  社交媒体之所以能够在世界各国大行其道,关键原因之一,便在于其运行逻辑与人类的偏好高度符合。在社交媒体上,我们既可以自由挑选关注的对象,也可以与现实中的朋友深入交流。这种“舒适感”是社交网络俘获用户芳心的秘诀。然而,除非剥离社交媒体的“社交”要素,否则人们注定不可能打破“信息茧房”。

  有人或许会说:可以在社交媒体上主动挑选一些意见相左的人关注。但是,这种“反人性”的操作终究难以持久。毕竟,关注与拉黑的按钮掌握在用户自己手中,当用户接收不合心意的信息,很难仅凭自制力压下“眼见心烦”的冲动。用户眼里的“不同意见”,只能给人提供“兼听则明”的幻觉,而并不能让人听进多少真正的逆耳忠言。

  有人说:这是一个属于社交媒体的时代。从互联网用户的流动趋势上看,这句话确实不假。但是,倘若说社交媒体可以就此取代专业机构媒体,我却万万不能同意。把获取信息的重任全部托付给社交媒体,无异于张开双臂拥抱“信息茧房”的到来。只有加强媒介素养,学会通过公共媒体获取信息,才不至于在自以为开放的“镜中世界”越陷越深。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同温层一号的个人展示页 世界同温层跳伞第一人:向高空